江苏健康家庭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江苏 > 健康服务健康服务
南通之一老一幼 关爱一老一幼 变化悄然发生
发布时间:2023-07-21  浏览次数:160

“家家都有小,人人都会老。满足‘一老一幼’需求,事关每个人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江苏省南通市卫生健康委主任张兵介绍,去年年底,南通市政府发布《南通市“一老一小”整体解决方案》。如今,半年过去了,“一老一幼”的服务供给已悄悄发生变化。

左手“扶”老叟

7月的南通,阳光炙热。一辆印有“家庭病床巡诊车”字样的白色面包车,载着3名医护人员走村串户。这3名医护人员都来自如皋市白蒲镇卫生院,要前往5户建有家庭病床的患者家巡诊。这也是他们每周的固定工作。

南通市是著名的长寿之乡,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22.67%,百岁老人占全省的22%。同时,这座城市也面临家庭照护能力不足的问题。为此,南通市探索建立家庭病床,提供上门医疗、护理和康复服务,服务优先覆盖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残疾人、重症患者、大型术后患者等重点人群,以及诊断明确、病情稳定、适合居家治疗的患者。

2022年,如皋市在白蒲镇卫生院试点家庭病床服务。该卫生院选择服务需求量较大、条件较成熟的奚斜分院作为试点医院,设置独立的家庭病床医生办公室,配备统一标识的家庭病床巡诊车、工作服和巡诊箱,对患者病历进行集中管理、单独建档。截至目前,该卫生院已为119人建立家庭病床,其中,残疾人7名、孤寡老人12名、困难家庭成员8名,出诊500余人次,出诊里程达4016公里,建床总床日为2340天,医疗费用为25.8万余元,平均每次费用为2200余元。

“开头难,难在老百姓对医院开展家庭病床服务不了解。”白蒲镇卫生院院长苏红彬说。

“我父亲在三级医院做了髋关节置换术,需要定期换药,在家行动不便,医院能派个人上门吗?”一切准备就绪一个月后,奚斜分院迎来了第一位咨询的患者家属,工作人员积极向其推荐家庭病床医疗服务模式。

“本来想只要能上门,多付点钱也愿意,哪晓得上门费用只要30元钱一次。”患者家属喜出望外。这次建床,不仅赢得了家属认可,也让医护人员认识到,家庭病床确实是一部分患者及其家属的急切需求。

“只在建床时收取40元建床费,每次上门服务收取30元巡诊费,所有费用都和住院一样,医保统一报销。”苏红彬说,家庭病床服务团队上门巡诊,一般会配备一名责任医生、一名护士和一名驾驶员,如果患者病情特殊,药剂师和检验人员会一同前往。对于需要输液的患者,天天上门巡诊;对于不需要输液、病情稳定的患者,一个星期去巡诊2~3次。

南通市“送上门”的医疗服务不只家庭病床。“阿姨,您的血压有点高。”启东市海复镇庙基村家庭医生团队的专科护士在给村民顾士芳量完血压后说。谁知对方立马回道:“哦,那我马上吃颗降压药。”一听这话,正在记录用药情况的启东市第五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副主任药师徐晓红瞬间抬起头来。她反复提醒顾士芳不能乱用药,用药时间、次数必须严格遵照医嘱。“按时吃药啊,两个星期后再来看您。”徐晓红临走前又嘱咐道。

据了解,南通市现有1392个家庭医生团队,累计签约430余万人,另建成164个家庭医生工作室,今年年底将再建15个。今年,南通市推动优质药学资源下沉,由三级医院药学专家领衔,在基层社区成立家庭药师工作室,为社区居民提供用药建档、药物咨询、药物治疗管理、重点人群用药监护、家庭药箱管理、合理用药科普等服务。今年年底,南通市将建成20个家庭药师工作室。

张兵介绍,南通还积极实施老年人心理关爱项目,为高龄、空巢独居、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等老年人提供日常关怀和心理支持服务。目前,全市已经实现每个县(市、区)至少一个社区或村设有老年心理关爱点。另外,崇川区4个社区先行先试老年人失能失智预防干预试点项目,筛选出有潜在风险且有意愿的120名老年人,为他们提供为期6个月的预防干预。

右手“抱”婴孩

5个宝宝,一人一块哈密瓜。最小的宝宝,被老师抱在怀里,胖嘟嘟的小手急着拿老师手里的哈密瓜。这是发生在南通市立宝托育中心示范园的一幕,5个宝宝里,最大的两岁,最小的只有11个月。

立宝托育中心是一家专注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国有机构,也是南通第一家获得备案证的托育机构、省示范性托育机构,是国家发改委立项、国家普惠托育专项行动首批示范性托育机构。

该中心目前设有普通园和社区园,其中社区园享受政府补贴,托育收费低,每月2500元,包括1900元托费,以及600元餐费、沐浴费。在家长们看来,社区园提供的托育服务很专业,因此“性价比高”。立宝托育中心园长张小茱说,0~3岁是儿童发展的关键阶段。中心的老师们综合运用心理学、营养学、发育学等多学科方法,让婴幼儿在生活中自然地获得感知觉协同发展和身心健康发展。

提供托育服务的不只是专业托育机构。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去年开办了南通市区首家医院内幼儿托育园,与专业托育机构合作,提供婴幼儿早教和延时照护服务。为方便医务人员接送孩子,托育园把照护时间定为早上7时30分至晚上6时。

“我们加快建设一批托育综合服务中心、社区托育服务点,继续鼓励和支持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业园区办托,实现‘就近托’‘方便托’。”南通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陈莉说。据了解,截至2022年年底,南通市共有各类托育机构474家,其中民办机构占92%,提供托育服务的幼儿园117家(占比24.6%),可提供托位数2.5万个,千人口托位数达3.25个。

值得关注的是,南通市卫生健康委研发了南通市0~3岁婴幼儿照护服务监管平台,实时管理托育机构的申办过程、婴幼儿入托、信息公开、资金管理、诚信记录和业务数据等。截至2022年年底,该市85%的托育机构已接入监管平台。

为壮大婴幼儿照护人才队伍,南通市深化产教融合、加强校企合作,高职院校开设婴幼儿照护专业,制定“打包式”“订单化”培养方案。“目前,全市10个中职院校全部开设幼儿保育相关专业,形成了中职、高职、本科全层次人才培养体系。”陈莉说。

尽管多措并举推动托育服务发展,南通市3.25个的千人口托位数仍与“十四五”末达到4.5的目标有不小差距。另外,该市托育机构以民营机构为主,办托企事业单位、公立机构仍然不足,加之出生人口下降,机构面临较大的招生压力,托育市场仍存在不小的风险。

张兵表示,下一步南通市将着力建立与人口规模相适应的、更加科学合理的托育机构空间布局,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机构不良竞争。同时,针对广大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托育资源依然短缺的现状,该市综合考虑人口结构和区域经济特点,发挥城乡社区公共服务设施的托育服务功能,推动城乡、区域托育服务一体化均衡发展。

(健康报)